首页 > 药物资讯
  • 时间:2019-09-20 08:29:23

    治疗药物监测工作规范专家共识(2019版)

    中国药理学会治疗药物监测研究专业委员会

    中图分类号 R97     文献标志码 A    文章编号1672-2124(2019)08-0897-03

    DOI  10.14009/j.issn.1672-2124.2019.08.001

    摘  要  为了指导和规范医疗机构和医疗咨询机构开展治疗药物监测(therapeutic drug monitoring,TDM)工作,中国药理学会治疗药物监测研究专业委员会制定了《治疗药物监测工作规范专家共识》。该共识明确了TDM的概念、理论基础及研究方法,统一规范了对TDM学科涵义及工作范围的认识;规定了实施TDM的分析检测、临床干预及质量控制的技术环节,以保障检测结果的准确性和用药干预的合理性;阐明了TDM实施的法理依据和纳入药事管理的必要性,为TDM工作的合法开展和质量考核提供基础。该共识对推动TDM工作在医疗机构内科学、合理、合法开展有重要的规范和指导意义。

    关键词  治疗药物监测;医疗机构;医院药学;专家共识

    The Expert Consensus on the Standards of Therapeutic Drug Monitoring(2019 Edition)

    Division of Therapeutic Drug Monitoring, Chinese Pharmacological Society

    ABSTRACT  In order to guide and standardize the routine workflow of Therapeutic Drug Monitoring(TDM) in medical institutions and medical consultation institutions, the Professional Committee of Therapeutic Drug Monitoring Division, Chinese Pharmacological Society has formulated “The Expert Consensus on the Standards of Therapeutic Drug Monitoring”. This consensus clarified the concept, theoretical basis and research methods of TDM, and standardized the meaning and scope of TDM subject, and regulated the technical workflow of the analysis, detection, clinical intervention and quality control during the implementation of TDM, aiming to ensure the accuracy of test results and the rationality of clinical interventions. It also clarified the legal basis for the implementation of TDM. According to the necessity of incorporating drug administration, it provides a basis for the legal development and quality assessment of TDM. This consensus has important normative and guiding significance for promoting the development of TDM in medical institutions in internal medicine, reasonably and legally.

    KEYWORDS  Therapeutic drug monitoring;Medical institutions;Hospital pharmacy;Expert consensus

    为指导和规范医疗机构和医疗咨询机构开展治疗药物监测(therapeutic drug monitoring,TDM)工作,以保证TDM的科学性、伦理性、合法性,使患者最大程度获益,从专业技术角度组织全国范围的TDM、药事管理、循证药学以及医学专家,就相关问题加以学术讨论,历经5年余就TDM工作规范达成共识。

    1  TDM概念

    (1)TDM是一门研究个体化药物治疗机制、技术、方法和临床标准,并将研究结果转化应用于临床治疗以达到最大化合理用药的药学临床学科。通过测定患者体内的药物暴露、药理标志物或药效指标,利用定量药理模型,以药物治疗窗为基准,制订适合患者的个体化给药方案。其核心是个体化药物治疗。

    (2)TDM工作内容包括药物(及其代谢物、药理标志物)分析、定量计算、临床干预三部分。

    (3)TDM基础主要涉及药理学、药剂学、药物分析学、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流行病与卫生统计学等多门二级学科。

    (4)患者存在个体差异、药物治疗窗窄、药物毒性反应难以判断、药物暴露受多种因素影响是开展TDM的主要临床指征。

    (5)TDM的临床意义在于能够优化药物治疗方案,提高药物疗效、降低毒副作用,同时通过合理用药最大化应该能节省药物治疗费用。

    2  TDM理论及方法

    (1)药物治疗的基本要素是基于患者及其疾病的药品选择和药品定量,因此,患者、药物、效果的关系问题是TDM研究的主要目标。

    (2)药物代谢动力学(简称药动学)是研究药物在机体内吸收、分布、代谢、排泄处置过程的学科,是药理学的主要内容,药时曲线是其主要表观标志。

    (3)药物效应动力学(简称药效学)是研究药物随暴露量变化在机体内产生药理效应定量变化的学科,是药理学的主要内容,量效曲线是其主要表观指征。

    (4)定量药理学是基于生理学、药理学和治疗学,研究药物和疗效之间数学关系的药理学分支学科,常以建立模型来描述和量化药物在体内的处置和产生药效的过程。

    (5)循证药学是指运用循证医学的理念和方法解决药学各领域实践和研究中的问题,是流行病学的主要内容和药学边缘学科,TDM将其用于方法、标准和效益评价等,并获得最佳证据。

    (6)药物分析学是研究药物化合物定性、定量测定方法及其应用技术和质量标准的药学学科,为TDM分析体内药物(包括代谢物)及药理效应标志物暴露提供理论和方法。

    (7)分子生物学是研究核酸和蛋白质等生物大分子结构及其在遗传信息传递和细胞信号转导中作用的学科,是TDM考虑遗传因素影响的重要理论和方法工具。

    (8)其他学科,如生物信息学、药物经济学、药物治疗学、中药学等,都对TDM具有基础支撑作用。

    3  TDM技术

    (1)药物暴露是TDM基础指标,是优化药物治疗方案的物质基础。血药浓度、生物标志物、药物基因等,在明确定量药理学关系的基础上,才能作为个体化用药参考指标。

    (2)测定生物样本中药物浓度(血药浓度、尿药浓度、其他组织液或匀浆药物浓度)的分析技术主要有光谱分析、色谱分析、液相色谱-质谱联用技术、免疫学检测技术等技术方法,从药物专属性上推荐采用液相色谱-质谱联用技术和高效液相色谱技术。

    (3)测定药物功能蛋白质(酶)推荐使用免疫学技术、凝胶色谱技术和液相色谱-质谱联用技术等分析技术。

    (4)检测药物相关基因推荐使用荧光定量聚合酶链式反应、荧光原位杂交、基因芯片、基因测序技术以及飞行时间质谱技术。

    (5)TDM新的分析技术和方法在临床应用,要通过专业组织和机构专家的可行性评估,提倡建立技术、风险评价等级指标。

       (6)从事TDM的实验室需符合临床实验室建设规范要求,具有临床实验室生物安全防护设施、设备和防护用品。

    4  TDM临床干预

    (1)TDM临床干预的基本条件包含:合格的技术,专业的药师,符合监测指征的患者,合理的药物治疗优化方案。

    (2)制定医院特色、具体的TDM指征,要符合安全、有效、经济的临床药物治疗原则,符合药物个体化治疗为核心的TDM目标。

    (3)开展临床干预应建立由医学、药学、护理、信息等多学科共同参与的临床路径。

    (4)样本测定应建立TDM实验室及技术员相关的系列标准操作规程(standard operation procedure,SOP),SOP应符合行业相关标准。

    (5)定量计算应建立测定数据收集、分析和管理的SOP

    (6)建立TDM药师报告和临床干预的SOP,建立临床药师应用TDM进行药学服务的临床路径。

    (7)TDM工作指导文件(如SOP、临床路径、指南等),应由TDM专业部门和药学技术人员制定,通过医、药、护、管专家评价,报药事管理与药物治疗学委员会批准后方可执行。

    5  TDM质量控制

    (1)TDM方法应涵盖药物体内分析技术、质量控制标准、临床干预方案三部分。

    (2)药物体内分析技术应包括专属性(特异性)、灵敏度、准确度、重现性和稳定性等指标考察。

    (3)TDM质量控制标准至少应含有:分析测定方法的室内、室间质控指标,专业人员上岗资格认定,TDM相关SOP和临床路径。

    (4)TDM实验室应设有专门质量控制负责人和/或质控员,参加TDM专业组织或政府授权相关质量管理机构的质评活动,并达到要求。

    (5)开展TDM应制定相关技术指导文件、质量控制方案和临床干预指南(或临床路径)。

    (6)质量控制文件应由岗位技术人员起草、TDM负责人审核批准、药事管理与药物治疗学委员会通过,方可在TDM工作开展中实施。

    6  TDM方法评价

    (1)TDM方法评价方式为组织专家鉴定、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核,其目的是保证方法的科学、有效,符合伦理道德要求。

    (2)TDM方法从治疗作用、学科发展、成本控制方面考虑,要有临床必要性。

    (3)TDM方法从技术操作、医/药/护/患依从、经济成本承受诸方面考虑,要有可行性。

    (4)TDM涉及临床医师、护士和临床药师的工作,应考虑他/她们对方法的意见和评价。

    (5)TDM方法应随着学科发展和工作实践验证,通过规范的程序持续完善或修订。

    7  TDM开展的法理依据

    (1)国家法律及药政法规是指导TDM工作的上位法理依据,应在其许可范围内制定适应的TDM规章制度。

    (2)经国家及地方政府部门和行政机构依法批准的药品、试剂及仪器设备等产品说明书,是开展TDM的依据之一。

    (3)我国教育部门组织编制的统一专业教材或认可的教学工具书,可作为开展TDM的依据。

    (4)国家一级学术或行业团体、全国二级专业学术组织依照国家法规制定并发布的团体标准,可以作为开展TDM的依据和遵循标准。

    (5)国际卫生组织、发达国家卫生/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发布的政策法规及指导性文件,及其批准的相关产品说明书,可以作为国内依据空白的补充用于指导必要的TDM工作开展。

    (6)国内外专业学术组织和行业团体制定的专业指南、专家共识,可以作为国内依据缺乏时的有益补充,用于TDM开展指导。

    (7)学术论文、文献资料及专家组建议,对于缺乏有效治疗办法、患者生命受到已知威胁时,在患者或其监护人充分知情情况下,可以作为TDM依据。

    8  TDM药事管理

    (1)TDM作为医疗活动中药物治疗的重要药事内容,必须纳入医疗机构药事管理与医疗质量控制体系中。

    (2)TDM的药事管理基本内容包括:资格认定,项目审批,质量控制。

    (3)开展TDM必须按照医院药事管理与药物治疗学委员会规定程序进行申报,申报资料包含TDM方法学评价、质量控制方案、临床指南和路径等,批准后方可实施。

    (4)基于个体化数据分析解读的药物治疗个体化方案优化是TDM的必要环节,TDM报告的临床干预效果应作为TDM质量持续改进指标纳入药事管理考评。

    (5)开展TDM实践中,推荐开展相应的经济学评价,结果上报药事管理与药物治疗学委员会。

    (6)在开展TDM实践中,倡导从临床医护、患者和医务管理多角度,开展社会药学评价。

    (7)建议现阶段TDM工作应编制年度报告,作为专业工作持续质量改进的自觉监督。

    9  附则

    (1)TDM工作规范为指导药物个体化治疗工作开展的专业管理指南文件,根据编定时程分专家共识、快速指南和标准指南三个阶段。

    (2)该版规范制定起始于20145月,经历数场学术研讨、内容修订,2019年4—5采用德尔菲法进行了两轮专家咨询,20197修订完成,拟定20198月发布。

    (3)文件发布后将由研究小组后续编订《医院治疗药物监测规范制定解读》,在指南完成发布前拟对共识每年进行集中修订。


    文件执笔人:

    张相林(中日友好医院)

    缪丽燕(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陈文倩(中日友好医院) 

    共识专家:

    赵志刚(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

    郭瑞臣(山东大学附属齐鲁医院)

    肇丽梅(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

    赵荣生(北京大学第三医院)

    张伶俐(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

    刘皋林(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一人民医院)

    王  卓(海军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

    李晓宇(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

    陈万生(海军军医大学附属长征医院)

    丁玉峰(华中科技大学武汉同济医院)

    姜  玲(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安徽省立医院)

    张  弋(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

    张  峻(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武新安(兰州大学第一医院)

    王晓玲(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

    李文标(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

    果  伟(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

    周  颖(北京大学第一医院)

    宋洪涛(解放军第九〇〇医院)

    陆  进(中日友好医院)

    顾  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

    张志清(河北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闫素英(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宣武医院)

    张毕奎(中南大学湘雅二院)

    刘茂柏(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

    杨志福(空军军医大学附属西京医院)

    柴  栋(解放军总医院第一临床中心)

    邱  峰(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蔡本志(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董  梅(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

    李朋梅(中日友好医院)

    (致谢中日友好医院药学部TDM科、北京卫新医药技术发展中心TDM办公室全体人员;致谢中国药理学会张永祥理事长、杜冠华副理事长、张永鹤秘书长、穆鑫博士以及药理学会办公室全体人员)


  • 时间:2019-06-21 14:31:31

    治疗药物监测(Therapeutic drug monitoring, TDM)是应用现代各种分析技术测定人体体液中的药物浓度,其依据药动学药效学原理,调整和评价临床药物治疗方案,以确保药效的同时降低药物的毒副作用,经过50多年发展,为临床个体化用药做出了很大贡献。
       药物以不同的给药方式进入人体并吸收进入血液,在血流和药物跨膜驱动力的作用下,使药物从体循环系统可逆地分配到不同组织中,其通常分布于身体的血浆体积(4L)、间质体积(10L)和细胞内体积(28L)。众所周知,大部分药物在组织中的浓度是决定其药理作用和毒副作用的根本。然而,目前TDM主要测定的是人体体液中的药物浓度,其与药物组织分布是否关联至关重要。现有研究发现,分布于各组织细胞膜上的转运体在药物组织分布中扮有重要角色。为此,本文简要概述了转运体介导的药物组织分布,以期为TDM的研究发展提供参考。
       1.TDM与转运体介导的药物肝脏分布
       肝脏是机体内最重要的代谢和清除器官,临床上超过70%的常用药物需经其处置。现有研究表明,肝脏的代谢和清除功能与其含有丰富的转运体和代谢酶系统有关(如图1),其中,分布于肝细胞基底侧膜的摄取型转运体还与药物在肝脏中的分布密切相关。如普伐他汀经有机阴离子转运多肽(organic anion transporting polypeptides,OATPs)介导进入肝细胞,导致肝脏中药物浓度较循环系统中高,而这种蓄积可增加其在组织中抑制羟甲基戊二酰辅酶A(3-hydroxy-3-methyl-glutaryl-CoA, HMG-CoA)的作用,发挥其药理活性。西立伐他汀亦经OATP1B1介导进入肝细胞,当其于同为OATP1B1底物的吉非贝齐合用用后,吉非贝齐竞争性抑制了OATP1B1对西立伐他汀的摄取,导致其在血中的浓度增加,引起致死性横纹肌溶解症的发生。新英格兰杂志研究发现,OATP1B1的基因多态SLCO1B1 rs4149056 CC型与他汀类药物横纹肌溶解不良反应的发生密切相关。健康志愿者每日服用40 mg普伐他汀,连续用药3周后,SLCO1B1基因突变型个体血浆药物浓度是野生型个体的3倍之多,但两组受试者的总胆固醇、低密度脂蛋白等指标的下降程度并未发生显著性差异,有学者认为他汀类药物在体内清除只需要几小时,而其降血脂作用却长达一周,甚至一月,药动学与药效学间的时间差可能是导致其血药浓度与其疗效无相关性的重要原因,因此,TDM可能仅能提示他汀类药物的不良反应,并不能进行药效评价。然而,二甲双胍的TDM结果又不能预测其乳酸中毒的毒副作用,因二甲双胍经有机阳离子转运体1(organic cation transporters 1, OCT1)介导摄入肝细胞,其在肝细胞中的过量蓄积是导致乳酸合成过多而出现乳酸酸中毒的主要原因,故仅凭二甲双胍的血药浓度并不能准确预测其毒副作用是否发生。

    图片3.png

                图1. 肝脏转运体和代谢酶系统

    2.TDM与转运体介导的药物肾脏分布

      肾脏是机体的又一重要排泄器官,肾小管的分泌和重吸收过程均依赖于分布于肾小管上皮细胞膜的转运体(如图2)。大量研究证实,分布于基底膜侧的摄取型转运体的特异性摄取的增加,顶膜侧外排型转运体表达或功能的降低,将导致药物和/或其代谢物蓄积于肾小管上皮细胞,引发肾毒性。Shingaki等应用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技术对C11标记的二甲双胍在小鼠体内的运行过程进行研究后发现,在联合应用多药与毒物外排转运体(multidrug and toxin extrusion, MATE1)的抑制剂乙胺嘧啶后,小鼠血液中二甲双胍的浓度与对照组相比未发生显著差异,而在肝脏、肾脏、肾皮髓质交界区以及肾盂中,且联合应用乙胺嘧啶组的浓度均显著高于对照组,由此可知,在此转运体被乙胺嘧啶抑制后,二甲双胍血液中的浓度变化要明显低于其在组织中的浓度变化。马兜铃酸肾病(aristolochic acid nephropathy, AAN)是药源性肾间质损伤的典型,研究发现,肾小管上皮细胞的有机阴离子转运体 (Oaganic Anion Transporters, OATs)对马兜铃酸的主要毒性成分马兜铃酸I(Aristolochic acid I, AA-I)的过度摄取可能与其肾毒性有关,药代动力学研究发现, AA-I在体内迅速分布,且主要分布于肾脏,其血中浓度在24小时内降至最低,但肾脏中的药物浓度甚至在停药1年后仍可测得该类物质的存在。可见,AA-I具有在肾脏蓄积和难以清除的代谢特征,其血药浓度并不能预测其肾毒性。

    图片2.png 

     2 肾排泄通道示意图

       3.TDM与转运体介导的药物脑分布
       大脑虽然是一个血流高灌注的器官,但是,除脂溶性小分子外,因血脑屏障上分布有丰富的
    P-糖蛋白(P-glycoprotein, P-gp)和乳腺癌耐药蛋白(Breast cancer resistance protein,BCRP)等外排性转运体,使大多数药物的脑透过率极低,导致脑组织中未结合的游离型药物的浓度显著低于血中。Kodaira等对P-gpBcrp基因敲除小鼠进行的研究发现,与野生型相比,其血浆中维拉帕米、奎尼丁、厄洛替尼等药物浓度均无显著性差异,但其脑组织及脑脊液中这些药物得以明显蓄积。一项临床研究,8名健康志愿者服用P-gp抑制剂奎尼丁1h之后再服用止泻药洛哌丁胺,尽管洛哌丁胺给药后1.5h内与对照组相比其血药浓度无显著性差异,但从30min开始,却出现了明显的呼吸抑制反应,也就是说血药浓度的变化远滞后于中枢反应,该作者认为,由于奎尼丁对血脑屏障P-gp的抑制作用,在其血药浓度发生变化之前,已导致过量的洛哌丁胺迅速进入中枢神经系统,从而引发了呼吸抑制。有临床研究发现,在为7例服用丙戊酸进行治疗的癫痫患者联合应用碳青霉烯类抗生素(亚胺培南、美罗培南)后,其丙戊酸钠的血药浓度明显下降,其下降范围为29%~91%,但其中6例患者的症状控制良好,在丙戊酸血药浓度下降后并未出现癫痫症状的发作。可见,在他们所报道的病例中,丙戊酸钠的血药浓度下降似乎并未影响其疗效,推测可能由于丙戊酸钠在脑组织靶部位的浓度并未受到影响所致。奥司他韦是临床广泛应用的一种抗病毒药物,自上市以来,在日本陆续收到了大量儿童及青少年流感患者使用该药治疗后发生自我伤害和谵妄事件的报告,而在成年人中发生此类不良反应的几率远远低于儿童及青少年患者。研究发现,儿童血-脑屏障上P-gp等外排转运体的表达尚未完全,导致脑药浓度偏高,引起不良反应的发生。由此可见,如果仅凭血浆中的药物浓度进行剂量调整而忽视其脑组织中的药物分布特点,可能会引起中枢神经系统的严重不良反应。
       小结组织作为药物的储库,与药效和毒副作用密切相关,深入探讨体液药物浓度与药物组织分布的关系,掌握影响药物组织分布的各种因素,才能充分应用TDM监测结果解释药物疗效的优劣和/或毒副作用的大小,进而提高TDM监测应用的准确性和临床价值。

  • 时间:2019-06-21 14:23:24

      药物分析技术是治疗药物监测中至关重要的部分,只有快速准确地测定体内药物的浓度,才能更好的了解药物的药动学、药效学特点,并将其应用于个体治疗中。近几年随着现代微量分析技术的发展,药物分析技术也得到了飞速的进步,极大地促进了治疗药物监测的科研与临床转化。
      液质联用是目前治疗药物监测中最为重要的分析技术。其既包含了液相色谱高效的分离速度和更好的分离度,同时也具备了质谱分析的超强的专属性和超高的灵敏度,具有建立方法快,自动化程度高等特点,在开发药物的TDM分析方法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因此建立基于液质联用的治疗药物监测方法是近几年的热门研究之一。除传统的治疗药物监测,液质联用还可被用于人体内源性物质的检测,如氨基酸、类固醇激素等可能的疾病标志物,为阐述疾病发生发展的机制、发现新型可靠疾病标志物和协助临床疾病诊断提供了全新的视角和有力的工具。代谢组学和蛋白组学也是液质联用应用的重要领域。其选择性强、灵敏度高,不仅可以避免复杂、烦琐、耗时的样品前处理工作,而且能分离鉴定难于辨识的痕量药物代谢产物。对蛋白质或者多肽混合物等大分子则可采用电喷雾技术离子化进行分析和定量,极大地提高了蛋白质的分析速度和灵敏度。
      除了液质联用技术,很多其它的分析技术也在不断发展。生物分析和免疫分析由于其分析速度快、自动化程度高、操作简单,也一直广为使用。不少研究人员仍在不断对仪器和试剂盒进行探索与改进,建立新的检测方法,以使其更能适应飞速发展的TDM的需求,更好的为临床服务。
      在实际工作中,掌握技术但不知道如何开展科研经常让大家困惑,而将科研转化于临床更是难上加难。在本分会场中,我们紧密围绕先进的分析技术,特邀多名专家学者为大家分享科研与临床转化的经验,拓展科研思维、促进TDM的发展。

  • 时间:2019-06-17 13:24:39

    定量药理学是以数学和统计学的方法来描述、理解和预测药物的药物动力学和药效动力学行为,并对其中信息的不确定性进行量化的一门学科。其研究领域主要包括群体药动学(population pharmacokinetic, PPK)模型、生理药动学(PBPK)模型、药动学/药效学(PK/PD)模型和疾病进展模型。定量药理学的发展使得药物治疗和新药研发中基于数据的决策更加合理。目前,模型主导的精准给药(model-informed precision dosing ,MIPD)已经越来越受到了关注。PPK模型可以精确的描述患者的生理特征与药物暴露的关系,因此依据PPK模型优化药物的给药方案也已成为研究的热点。
       目前PPK模型在抗菌药物给药方案优化中的应用已较为成熟[1]。抗菌药物的疗效主要取决于药物对病原菌的敏感性以及药物在体内的暴露量,而这依赖于给药剂量及药物的药动学特征。将PPK模型与治疗药物监测(therapeutic drug monitoring, TDM)结果相结合,进行剂量调整,可以最大程度的发挥药效,降低不良反应的发生率,为患者提供安全、有效、经济的药物治疗方案。除此以外,对于其他一些个体间变异较大的药物如他克莫司、氯吡格雷等,依据PPK模型进行给药方案优化在临床上也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应用。
    基于模型的精准给药仍然存在着很多挑战[2]MIPD通常需要专业人员和软件实现需要长时间的专业训练才能熟练应用模型是建立在很多假设的基础上,临床的变异性和复杂性往往不能满足,必须进行相对的简单化处理。需要更多临床试验数据提高模型在临床应用的准确度。
       综上所述,虽然目前定量药理学在临床的应用仍然存在很多的挑战,但是模型与仿真已经成为集成现有数据及知识的重要工具,可以助力于精准给药。适宜的模型可以很好的预测药物的体内过程及不同给药方案的临床疗效[3],对个体化治疗提供帮助。未来基于模型的个体化给药也必将进一步推向临床。

    References

    [1]. de Velde, F., et al., Clinical applications of population pharmacokinetic models of antibiotics: Challenges and perspectives. Pharmacological Research, 2018. 134: p. 280-288.
    [2]. Keizer, R.J., et al., Model-Informed Precision Dosing at the Bedside: Scientific 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 CPT: Pharmacometrics & Systems Pharmacology, 2018. 7(12): p. 785-787.
    [3]. Mould, D.R. and R.N. Upton, Basic Concepts in Population Modeling, Simulation, and Model-Based Drug Development. CPT: Pharmacometrics & Systems Pharmacology, 2012. 1(9): p. e6.

  • 时间:2019-06-16 13:31:46

       随着中药的广泛应用,有关中药不良反应的报道越来越多,如清热药大黄可引起贫血;过量服用甘草产生“假性醛固酮症”,长期服用人参可导致“人参滥用综合征”等,因此,为了避免或减少中药不良反应的发生,提高药物疗效,实施中药治疗药物监测及科学个体化给药是十分必要的。
       然而,由于中药成分复杂,受干扰因素多,使其TDM的发展受到限制。通过测定血药浓度,来评价药物疗效、诊断药物过量中毒,适用于药效、毒性物质基础明确的药物监测。西药的有效血药浓度范围是基于大量的临床资料研究后确定的,而中药体系复杂, 药效物质基础难以明确,因此,与西药相比,中药TDM发展相对滞后,多停留在药动学研究阶段。
       在全面分析疾病和病人情况的基础上进行诊断和个体化治疗是中医理论的精髓,在该理论指导下的因人施治等个体化治疗方案增加了中药方剂开展治疗药物监测的难度,但同样也为治疗药物监测提供了更大的舞台。此外,中医方剂中的中医体质同样对口服药物的药时曲线及其药代动力学产生重要影响。通过代谢组学和蛋白质组学对中药制剂进行多水平评估,建立中药有效成分的群体药代动力学模型,将为中药治疗药物监测提供有力支持。
       虽然目前对中药已开展一定的药代动力学研究,但还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中药TDM 的相关理论和方法尚不完善。以中医药理论为指导,结合临床实践,在系统研究的基础上,建立中药TDM模式,将是开展中药TDM工作的关键所在。在本分论坛我们将就中药TDM的既往研究发现、当前存在的技术难题及解决办法、未来展望等进行深入探讨,以期为中药TDM在临床上的开展和应用提供新的思路和方案。

123